仕 达 屋

瑞丽女性网

2017-12-15 14:34:42

字体:标准

 

徐凤年不愧是千金一诺,说亵玩一个时辰,就玩够了一个时辰,尤其当他伸出一根手指摩挲于鱼花魁两粒玉珠脚趾间,明显能感受到她的压抑颤抖。

接下来攀沿而上,隔着鱼玄机最后一层贴身绒裤爱抚双腿,修长白嫩,耍剑耍得那么飘逸神采,美腿不出意料地充满了弹性,又折腾了半个时辰,接下来却不是扯掉肚兜“开门见山”,而是褪下自己衣物,侧卧在鱼玄机身旁,含住了她的耳垂。

美人已经香汗淋漓,泪眼朦胧,紧咬着嘴唇,渗出血丝。

徐凤年在她耳畔轻声道:“《望城头》,剑舞,上阴学宫。顺藤摸瓜,我就不信凭借北凉王府的势力,揪不出你背后的身世秘密,到时候你一切在乎的东西,我都会摧毁掉,活人仕 达 屋 就仕 达 屋 。死人,我也要刨坟。慢慢玩腻了你,就将你沉尸湖底,请武当山的仕 达 屋 道做一场法事,让你做那冤魂野鬼,不得投胎。与我作对,这便是下场。”

鱼玄机满颊泪水。

徐凤年猛地张开五指握住她的胸脯,全无先前仕 达 屋 温柔,鱼玄机一阵刺骨疼痛,徐凤年狰狞微笑道:

“我心好,卖你一次后悔药。你只要肯服侍我,直到你人老珠黄的那一天,我就答应你还是鱼幼薇,我不去管你是西楚旧臣的遗孤,还是江湖上被北凉铁骑践踏碾碎的乱民,我都不去追究。一切都安安好好,你能做我的一只金丝雀,这世上,还有比北凉王府更华丽的笼子吗?”

15723760.html

|

15723762.html
责任编辑:瑞丽女性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

继续阅读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门推荐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